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日本“缺芯”:其半导体产业愈发难以成功?

作者:陈言

日本执政党自民党,2021年5月21日在总部召开会议,正式成立“半导体战略推进议员联盟”。

联盟的会长为日本政治家中的“反华急先锋”、在金钱问题上丑闻不断、曾经出任过经济再生大臣的甘利明;

执政将近八年,让日本人均GDP下降了30.1%的前首相、执行了坚定的牵制中国战略的安倍晋三出任最高顾问;

在日本以制定包围中国的“自由与繁荣之弧”战略著称的现任副首相麻生太郎同时兼任最高顾问。

笔者不愿意在财经文章中,使用带有色彩的语言描述日本政治家。本文开头之所以这样写,是因为成立半导体战略推进议员联盟的一个主要目的,就是在半导体方面执行新经济政策。

安保本来是政治外交上的一个常用词,如今日本已经开始将这个词用在了经济上,出现了“经济安保”一词。

经济安保的唯一目的是牵制中国,建立一个美国主导下的,能够在半导体方面彻底压制中国的新产业链。

甘利、安倍、麻生的“经济安保”理念相同,是他们将政治上与中国的对立、对抗引入到了经济领域。

安倍在成立大会上说:“从经济安保的观点看,我们应该站在国家战略的角度制定政策。议联发挥的作用会非常的大。”

甘利也说:“控制半导体的国家就能控制世界。”

安倍、甘利虽然没有点中国的名,但谁都知道“经济安保”、控制世界的真实目的是什么。

我国是世界最大的半导体进口国,最大的市场,拥有大量的相关技术。日本在上个世纪曾经是世界半导体强国,但现在在世界市场占有的份额已经不足一成。

日本能否实现半导体强国梦,尤其是在“经济安保”体制下,牵制中国对日本半导体意味着什么?笔者想从日本半导体产业式微,目前无成套的半导体产业链,来分析其半导体今后的走向。

日本从半导体强国式微的几个原因

受全世界半导体零部件供不应求的影响,在不久后的2021年6月,铃木汽车在日本国内的厂家将不得不临时停工,日产汽车及三菱汽车在国外的工厂也将进入到停工状态。

铃木汽车受到的影响相当大,约50万台车不能顺利出厂。如果这50万台要补上,需要下半年加班加点地干。

目前,日产的墨西哥工厂已经停止了一部分轿车的生产,日本国内的一些工厂则取消了夜班。

三菱汽车的情况也相当艰难,今年大致要减产3万台车。这3万台对三菱汽车的经营来说无疑雪上加霜。便是丰田,尽管比其他日本国内外的厂商在半导体零部件的库存上要好一些,但此次半导体缺货,当然也在影响丰田的生产。

汽车用半导体与手机用半导体不同,算不上技术多么高深,生产设备多么先进,基本上属于苦活累活,需要代工企业去制造。

相关零部件集中到几个不那么赚钱的企业以后,整车厂可以一直赚得盆满钵满,但零部件厂一旦出现事故(如2021年3月19日,日本的瑞萨电子公司发生了火灾事故,该事故导致汽车等半导体零部件100天不能出货),整个世界将顿时陷入到半导体供不应求的状态。

日本企业在世界半导体行业中处于何种状态?

2021年3月,经产省召开第一次半导体·数字产业战略检讨会议时,经产省商务情报政策局情报产业课长西川和见及同一个局的半导体·零部件产业战略室长刀祢正树,这两位课长级的官员,对日本半导体数字产业现状做了说明。

从已经公开的相关内容看,经产省是这样看待日本的半导体产业的——

第一,从上个世纪90年代起,日本半导体产业开始逐步式微。1988年,日本半导体在世界占有的市场份额为50.3%,那时美国只有36.8%,亚洲更是仅有3.3%,根本不是日本的对手。但到了2019年,美国占到了50.7%,亚洲也有25.2%,日本仅存10.0%。

2019年在半导体销售额方面的排位为:

1、美国英特尔;

2、韩国三星;

3、韩国SK;

4、美国微软;

5、美国博通(Broadcom);

6、美国高通;

7、美国TI;

8、意法半导体(STMicroelectronics);

9、日本铠侠(KIOXIA―东芝);

10、荷兰恩智浦(NXP)。

和27年前的1992年比,日本企业出现了巨大的倒退。当时日本企业在半导体世界前十名中有6个,包括:排在第二的NEC,第三东芝,第五日立,第七富士通,第八三菱,第十松下。

日本企业在过去的27年里,已经在世界半导体重要企业中几乎消失,东芝的铠侠,已经在2018年从集团中独立出去,虽然和东芝保持着持股关系,但卖出铠侠,以救助经营严重亏损的东芝,已是既定方针。

第二,为何日本企业在半导体方面曾经保有强大实力,却在之后二十余年时间里一直在“走麦城”?

日本是最先投资半导体产业的国家,但现在其设备在几大强国中也最为落后。过去的三十年时间,是日本媒体所称的“失落的三十年”。以(牵制中国)外交著称的安倍晋三首相、安倍的接班人菅义伟首相,在他们执政的9年多时间里,经济状况似乎更差了。

因为他们基本考虑的是外交上的事,虽然安倍拿出了以扩大财政支出为主要内容的“安倍经济学”,但其不仅没有带来日本经济的增长,反而大大拉退了日本的经济发展。

让日本GDP从安倍上台前的2011年的6.23万亿美元,到上台时2012年的6.27万亿美元,狂泻到下台时2020年的5.04万亿美元,不到8年时间下跌了五分之一,这种结果世所罕见。

经济的下滑,让企业无意去进行设备投资。在半导体行业需要不断进行设备投资的时候,日本企业也投资,但投资属于修修补补,小打小闹。

在进入2000年以后,大部分工厂在使用上个世纪70年代的设备进行生产,能用上80年代的设备已经属于不错的了。

这些设备生产40纳米以上的低端产品尚可以凑合,至于20-40纳米的中端产品,日本企业明显能力不足,而5-16纳米的高端产品就更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经产省在3月的会议上,使用了下面这张图表。该图显示了日本与中国台湾在逻辑半导体的生产量上的变化。

蓝色代表低端产品,橙色为中端产品,灰色才是高端产品。在2009年前后,日本在低端产品上比中国台湾要强一些,同时具有少量的中端产品生产能力,但到了2019年,虽然日本保持了在低端产品上超过中国台湾的能力,但在中端及高端上,日本完全不能和中国台湾平起平坐。

经济上的失落,安倍经济学的失败,最为明显的表现就是让日本在半导体生产方面全面落后了。

第三,日本半导体缺少了设计及开发能力。

我们知道,至今日本企业在功率半导体(如控制变频电机的半导体零部件)、CMSO(手机、数码相机等将光信号转变为电信号的半导体)、NAND(手机等使用的闪存)方面,在世界上保有优势地位,但日本几乎不具备高端逻辑半导体的设计、开发能力。仅有的一点生产能力也主要是40纳米以上的低端产品。

第四,美国将半导体作为与中国在技术上竞争的最重要内容,呼吁企业回归美国,要求日本将其相关产业也按美国的意志,向美国转移,这愈发削弱了半导体在日本国内生存的能力。

从第三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日企展出的内容看,日企在半导体相关领域的优势如下:

1、涂布装备,占世界市场的9成;

2、化学气相沉积(CVD)装备,占世界市场的3成;

3、半导体加工装备,占世界市场的3成;

4、晶片,占世界市场的6成;

5、抗蚀剂,占了世界市场的7成;(2019年安倍曾经禁止向韩国出口,造成韩国半导体企业的极大恐慌)

6、封装,占世界市场的约8成,有非常大的优势。

但是,美国在强烈要求日本将相关企业转移到美国本土,至少要去美国设厂。中国台湾保有世界上最为重要的半导体代工企业,他们也要求在其代工的地方设立日企工厂或者提供相关技术、原材料,日本并不会因为保有世界较高的市场份额而向美国或者台湾企业叫价,反而在很多场合需要看美国及中国台湾企业的脸色行事。

日本国家及企业想在半导体方面做强做大,但过去有过较大的失败,今后能改观的可能性也不是很大。

“经济安保”进一步封闭了日本半导体发展途径

在日本半导体产业大势已去,回天无力的时候,日本政治家的危机感、时代感突然迸发了出来,要借美国打压中国高科技的时候,为虎作伥,趁机重振日本半导体产业,走出一条新路来。

2019年12月,时任官房长官、现任首相菅义伟“掷地有声”地宣布在日本排除华为,为断绝与中国在半导体方面的联系规定了方向。

断绝与中国在半导体方面的联系,成为日本的国策,如今上百名自民党国会议员组成“半导体战略推进议员联盟”,党内大佬悉数入盟,日本国家在半导体方面与中国对峙下去的态势也愈发明确。

政治在很多场合是需要牺牲经济利益的。失去世界最大的半导体市场——中国,日本全国在半导体方面的研发费用不及中国华为技术公司一家企业的费用,这多大程度能保证日本半导体产业能持续研发、生产,这里不多做分析,我们看一下自民党议员们能多大程度力挽狂澜,让日本半导体产业发展起来。

从政治家层面看,甘利本人浑身的铜臭味,本来已经为日本民众所不齿。安倍、麻生之流的政治家,已经将日本经济拖进死胡同,没有半点发展经济的力量,今后能否痛改前非,带领日本民众走向光明大道?过去8年不能,未来就真的有可能吗?能在哪里呢?

日本作为美国的小弟,在美国麾下做点损害中国经济的恶事,不论是甘利还是其他政治家,这是能办到的。至于日本能否建立起全套的半导体产业链,能否在世界重新走入第一方阵,这很难说。

第一,国际局势恐怕不是日本政治家能够改变的。在半导体方面,中国是最大的市场,韩国及中国台湾企业是最大的厂商,美国拥有世界最大的半导体设计研发队伍,这些是日本企业在五到十年时间难以改变的。

第二,半导体产业和工业互联网、自动驾驶、高端医疗、绿色家居、碳中和等关联日益紧密,在日本本国市场有限的情况下,人为地阻断与中国的联系,让日本企业愈发不能设想在全世界销售产品,不能在这个基础上进行设备投资、研发。

5G该是半导体发展的最为直接的表现。按经产省发表的数字,2020年日本5G基站的总量是28万个。2020年中国新增5G基站为60万个,中日两国在5G方面的投资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发生新冠疫情后,中国在IT技术方面的使用发生了突飞猛进的变化,而日本便是一个健康码都不能让民众放心使用,外卖、电商更不发达。

第三,也是最为重要的一点,“经济安保”最终阻碍的是日本在半导体等方面与世界的同时进步。菅义伟首相全面继承了安倍路线,这意味着政治上与中国的对抗,经济上日本将进入到更深的失落状态。

2021年第一季度日本GDP与去年同期比下滑了5.1%,出现了战后日本经济的最大滑坡。经济上的无策,让日本政治愈发强调与中国的对立,经济安保的出台有利于日本在高科技方面与中国的脱节,但同时也意味着丧失其经济发展的机会。

作者:日本(企业)研究院执行院长。

图片 | 视觉中国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365体育官网APP下载_标准版 » 日本“缺芯”:其半导体产业愈发难以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