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品玩理想主义的第二次机会

OPPO 请到姜文了?对,OPPO 请到姜文了。

姜文给 OPPO 提了个手机拍照要求:再大的也拍得进来,再小的也拍得清楚,还得把黑白的味道拍出来。

这样的手机就很理想化了。

姜文没直接对 Find X3 发表评价,但把自己两部电影作品的调色风格放到了 Find X3 手机里,一个是《阳光灿烂的日子》的复古,一个是《鬼子来了》的黑白。

OPPO Find系列的广告片做得总不像广告,藏了点艺术追求在里面。

2011 年 OPPO Find 系列横空出世,国际巨星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主演《Find Me》广告片。那会儿把广告做成电影形式是个新鲜事儿,片子传遍了大街小巷,Find 一炮而红。没人能忘记这款国产手机中售价最高的旗舰产品。

从 Find 诞生开始算起,OPPO 的高端旗舰系列已经走过十年。

此一时彼一时,十年前国产智能手机刚刚兴起,中华酷联四家割据一地,OPPO、vivo 和小米刚刚开始捣鼓智能机,市场一片混沌,最多能有上千家手机厂商厮杀。而今大浪淘沙,马太效应凸显,整体氛围已成气候,技术、品牌与生态,缺一不可。各家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

Find 第一代是 OPPO 智能手机出道之作,打响 OPPO 旗舰品牌的同时,也铺就了 OPPO 第一次冲击高端的机会。2015 到 2016 年,R 系列成长迅速,创造了销量神话,OPPO 在中国市场一度称王。但由于理想主义与商业追求的矛盾,Find 停更四年。

十年蛰伏,OPPO 祭出 Find X3 集大成之作,这个理想主义者终于等来了第二次冲击高端的机会。

第一次抓住创造历史的机会

2007 年,乔布斯将“an iPod, a phone, and internet communicator”反复念了两遍,伴随着台下的笑声与零星掌声,改变智能手机时代的 iPhone 诞生了。

一年后,HTC 推出了第一台采用 Android 系统的智能手机 HTC Dream(G1)。这时候另一家还在做功能机的公司,也在筹备着智能机——OPPO 向智能机转型的动作十分迅速,是国内首批为智能手机做储备的公司,摸索阶段,OPPO 还尝试过 Windows CE、Linux 系统。

“HTC 的机器出来后,大家觉得 Android 是未来,所以我们切到了 Android。”影像工程师张弓,于 2008 年加入公司,正好赶上 OPPO 开始功能机。之前,OPPO 还在专注做 DVD、MP3 等产品。

对于任何一家企业来说,智能手机都是一个全新的领域,大家怀揣着一腔热血与理想,朝着行业开荒。虽然 OPPO 未喊过任何口号,但在公司内部,“不甘心做一个平庸的品牌”是每一位做手机的人的共识。

OPPO 下了很大的决心,Find 第一代 的团队近 200 人,两三年就只做这一个项目。每一个人都对产品寄予厚望,各个部门希望把自己的想法赋予到手机上。

第一代 OPPO Find

Find第一代推出,OPPO 请来的小李子,饰演了一名寻找目标的特工,充满神秘感的广告片很成功,OPPO 顿时名声大噪,从 others 走到了台前。不过 Find 的销量并不如人意,过于理想化的 Find X903 有双层侧滑设计,又厚又重的金属机身让它成了个砖头机,备受诟病。OPPO 创始人、CEO 陈明永后来坦言“其实不应该做滑盖”。

张弓回忆到当时的情景,说:“大家都想把自己放到项目上,比如放个键盘,还要加很多功能,项目要承载的内容太多,变得很臃肿。”

Find 的名字来自于现任 OPPO 全球营销总裁、中国区 CMO 刘列之手,他认为“Find”能够赋予智能手机探索未知的气质。X903 只是 OPPO 做智能手机万里长征的开始,团队继续研发 Find 系列产品,各种黑科技加持,OPPO 陆续又推出了 Find 3、Finder、Find 5 和 Find 7。虽几经波折,但 Find 的高端形象在中国智能手机市场中,有了一定认知,积攒了很多忠实粉丝。

“充电五分钟通话两小时”,Find 7 搭载的 VOOC 闪充技术近乎是革命性的,市面上的快充技术都是高压低电流方案,而 OPPO 更看重效率安全与发热控制,偏偏搞了个低压高电流。后来 Find 7 的广告词火遍大江南北,手机也卖得越来越好。

生意越做越大,OPPO 开设的另一条中高端产品线 R 系列开始崭露头角。

命运女神总会照顾心怀理想的人。冥冥之中,小李子与 OPPO 同悲同喜。2016 年,小李子凭借《荒野猎人》的出色表演拿下奥斯卡最佳男主角奖,结束 22 年奥斯卡马拉松式陪跑。

另一边,OPPO 手机迎来了它第一次巅峰时刻,理想主义被现实照亮,迎来了冲击更高目标的机会。

继 R7 系列开始爆炸式增长后,OPPO R9 系列超越了 iPhone 创造中国智能手机销量纪录。数据显示,OPPO R9 系列累计销量超过 2000 万台,88 天超 700 万台,成为历史上畅销的手机单品。受此推动,OPPO 手机 2016 年全年销量达到 9940 万台,同比增长 132.9%,中国市场排名靠前。

一路高歌遭遇滑铁卢

OPPO R9 系列成功了,但有人注意到 OPPO Find 不见了踪影。自 2014 年 Find 7 之后,OPPO 便没有再更新这条旗舰产品线。

企业与人一样,资源有限,精力有限。R 系列带走了大部分 OPPO 做产品的资源,商业的成功使其风头盖过了 Find,后者虽然还在继续开发,但进度却困难重重。Find 被赋予的精神是“探索”,即为寻找未来的方向。放在一款商业化的产品上,理想的追求与其产生了矛盾。

“Find 9 没有做,其实很可惜。”张弓说,“有很多原因,第一,大家对 Find 的要求实在太高;第二,在 2014 年整体经营环境下,大家都在讨论如何活下去。”

2014 年,中国智能市场从 3G 转向 4G,市场经历洗牌期。正是在这个时期,OPPO 改变了策略,聚焦 R 系列猛攻中高端价位段,从 R7 系列开始爆发,才有了后面 R9 系列创造历史,抢占市场份额。

R7 系列的爆发并非简单的量变到质变,它是 Find 精神的另一种投射,Find 前期的成功与技术探索,为 R 系列铺平了道路。R7 系列搭载的核心 VOOC 闪充功能,来源于 Find 7。VOOC 闪充能在极短时间内将手机电量充满,解决了 4G 手机头疼的续航问题。

OPPO 手机除了闪充之外,还以拍照功能闻名。其中 Finder 作为 Find 史上最轻薄的一款产品,6.65mm 的机身给相机模组提出了非常大的挑战。

前五代 OPPO Find 产品

舜宇光电总经理王明珠说:“Finder 是那时候全球极薄的手机,6.65mm 的机身要求我们摄像头模组要做到 4.15mm。虽然难度很高,但我们也愿意和 Find 一起挑战极限。”舜宇因为答应了 OPPO 诉求,有时会逼迫产品团队和技术团队去达到目标。

Finder 之后,行业都开始了做薄的趋势,舜宇的 4.15mm 标准得到了大规模应用。

Sony 的相机传感器于2012 年正式进入中国市场,OPPO 是其前三大客户。双方都有着对高端旗舰的追求,因此 Sony 一直有为 OPPO Find 系列定制传感器的习惯。R 系列也获得了 Sony 的传感器支持,例如 R9 的 IMX389 定制传感器,R15 的 IMX519 定制传感器,1/2.6 英寸的大底,使其在夜间拍摄能力得到了提升。

影像技术应用方面,OPPO 积累了很多经验,可是由于这样那样的高要求,Find 9 迟迟做不出来。在选择做双摄时,张弓因为副摄选择 500 万像素还是 800 万像素还与团队产生了极大分歧。

OPPO 对产品的苛刻要求足以媲美苹果。产品经理李杰甚至认为大家对 Find 这个项目有精神洁癖,达不到要求就不做。

其实 OPPO 原本就有先发优势,提前预判了手机行业 5 年的影像技术趋势,例如 2015 年的 1200 万像素和超大底传感器,以及 2017 年的 5 倍光学变焦,但 Find 9 因为一个又一个不满意的方案拖延了时间,错过了绝佳的窗口期。

Find 系列是 OPPO 高端之路的起源,该系列的成长可以说是 OPPO 过去探索技术和高端市场的精髓。虽留有遗憾,却是后来 Find 项目重启的宝贵财富。

OPPO 公司内部有一句话,“我们往往高估了一个人短期内做的改变,但是低估了一个人长期做的改变”。

六年后的第二次机会

成功往往是共通的,在外人眼里,乔布斯有着极端的偏执,但恰恰是这种偏执萌生了伟大的想法,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经典电子产品,支撑起了乔布斯的理想主义。

OPPO 是一个典型的理想主义者,对 Find 给予了厚望:既要创新生命周期足够长,也要定位高端,商业方面还需要对应的收获。

继 2018 年 Find X 项目重启后,OPPO 吸取了前两代 Find X 的经验。2021 年,OPPO Find X3 系列面世。刘列说,Find X3 是 OPPO 的十年理想之作。

OPPO Find X3 Pro

为什么如此强调“理想”?OPPO 闪充之父张加亮曾表示,如果当时做闪充项目的执着再少一点点,理想再少一点点,或许就没有现在普惠的闪充技术了。

当初做闪充技术,没人能想到今天会这么流行。一个又一个的坚持与故事,都为如今的成功添了砖加了瓦。

OPPO Find 产品线总经理李映明手拿着 Find X3 Pro,意味深长:“OPPO做产品,不要高估每一代产品给大家带来的落差感或进步感,但我们要一代代做下去。等到大家再回头看的时候,下一个Find的十年都是满满的故事。”

OPPO Find X3 实际上也加入了一些激进的想法,例如摄像头部分的凸起,它背后藏有 4 项专利,复杂曲线传递的未来感在行业里独树一帜。又如全链路色彩管理也有,是超越了参数,回归用户体验的决策。作为更加成熟的一代旗舰产品,Find X3 找到了理想追求与现实的一个平衡点。

李映明说:“高端产品在乎识别度与差异化。但我们不是为了差异化而差异化,而是思考用户体验有什么不同,一个每天都要携带的东西,应当解决什么问题。”

全链路 10bit 技术今天的应用面还不大,但当未来各项技术都已成熟,当 10bit、12bit 成为未来屏幕画面的标准,那么今天记录的 10bit 影像还能保持极高清晰度。而不会像我们现在看 10 年前的影像,需要重新压制才能达到今天的清晰度标准。

这个过程很长,但探索却只能通过时间来反馈。“Find 的探索不一定非常高非常好,但一定是一个曲折向上的过程,这就是 Find 的气质。”

此时整个智能手机行业正全面备战高端市场,比拼的不再是单一的产品力。由上至下,供应链、技术研发、渠道布局以及生态建设等都能展现出品牌的综合竞争力。而在 2012 年开始,OPPO 就已实行了供应链变革,把过去简单面向供应链采买的模式,变成了战略布局模式。渠道方面则是 OPPO 长期以来的优势。

尽管 Find 系列中间断更了四年时间,可在 Find 上做的技术预研却能为 OPPO 所用。OPPO 副总裁、中国区副总裁刘波说:“我们前几年的技术积累,会反哺到 Find X3 的核心技术中。”

目前 OPPO 在全球有6个研究所,5个研发中心,分别专注探索前沿科技和技术商业化。根据全球专利数据库 incoPat 发布的报告,截至 2020 年 12 月 31 日,排名前二十的企业专利权人(未做权利人合并)中,OPPO 以 3580 件发明专利授权量排名第二。OPPO 依靠技术研发,多次成功在市场中卡位,闪充、5G、智能机未来形态等赛道均位列前排。

OPPO Find X3 则是集 OPPO 之大成,机身具备超过 100 项专利,仅影像就有超过 94 件专利。刘波给 Find X3 系列定下了“Find 历史上卖得最多的一代”的目标:“我希望 OPPO 能成为未来 600 美元以上市场里的第三个品牌。”

据市场研究机构Counterpoint Research发布最新报告显示,今年1月,OPPO在中国市场的份额达到了21%,位居榜首。阔别四年,OPPO 再次成为中国数一数二的智能手机制造商。

天时地利与人和,理想主义者 OPPO 已迎来冲击高端的第二次机会。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365体育官网APP下载_标准版 » 品玩理想主义的第二次机会